小叙古意丨苏州刺绣 - 沈阳打车票
 
小叙古意丨苏州刺绣
 

小叙古意丨苏州刺绣

发布时间:2020-04-26 10:48:45
 
文|慧 慵鬟高髻绿婆娑,早向兰窗绣碧荷;刺出鸳鸯魂欲断,暗停针线蹙双蛾。 ——蒲松龄 银针在女子的手中翻飞游走,丝线翩翩起舞,凭借对优美线条的勾勒,以及对斑斓色彩的演绎,一幅幅精美绝伦的作品在丝绸上跃然而出。刺绣艺术,纳天地自然,集风月雅物于一针一线中,交织着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将古典美与传统的情志呈现于人们眼前,亦静亦雅,极具灵气。 我国刺绣的起源,历史久远,文献记载创于虞舜,考古出土遗物目前发现仅到商周。刺绣本用于装饰衣物以表地位尊卑,具有政治辅助工具的作用;后来逐渐扩充为生活的装饰品,并且普及民间。至于刺绣具备的艺术性,随着发展阶段变化,呈现不同特色。而说到中国传统刺绣,人们必定会提及四大名绣——江苏的苏绣,湖南的湘绣,广东的粤绣,以及四川的蜀绣。苏绣作为四大名绣之首,自古便以精细素雅著称于世,广受人们喜爱。 △蜀绣作品 △湘绣作品 △粤绣作品 根据文献记载,苏绣起源于苏州,创始的年代很早,始于服饰。东汉刘向的《说苑》曰:“晋平公使叔向聘于吴,吴人饰舟以送之,左五百人,右五百人,有绣衣面而豹裘者,有锦衣而狐裘者。”晋平公的时节访问吴国时,苏州已是吴国国都。这说明,在公元前六世纪,苏州已经出现“绣衣”和“锦衣”了。作为艺术欣赏品画绣,则是从苏绣开始的。据晋代王嘉的《拾遗记》记载,三国时,“孙权常叹魏蜀未夷,军旅之隙,思得善画者,使图山川地形阵之象。赵夫人日:‘丹青之色,甚易歇灭,不可久宝,妾能刺绣,作列国于方帛之针绝,写以五岳河海城邑行阵之形’。既成,乃进于吴主。时人谓之针绝。”这幅山川地形军阵图,可视为我国刺绣艺术欣赏品的开端。同时,图上不但绣出了山岳河流的自然景物,还标出了三国鼎力的城邑和军营阵列的势态,大大利于孙权实施称霸计划。 △苏绣名家薛金娣作品:《韩熙载夜宴图》节选 苏州地处江南,而苏绣的发源地在苏州吴县一带,滨临太湖,气候温和,盛产丝绸。因此,素有妇女擅长绣花的传统习惯。优越的地理环境、绚丽丰富的绸缎、五光十色的花线,为苏绣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加之苏州地处江南的腹地,曾经是中国艺术文化的中心,诞生过许多才子佳人的故事。善于舞文弄墨的才子,为刺绣创作了众多的题材,再通过技艺精湛的绣娘穿针引线,呈现出精美刺绣作品的同时,传统的刺绣技艺也就这样被世代地承袭。 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苏绣在艺术上形成了图案秀丽、色彩和谐、线条明快、针法活泼、绣工精细的地方风格,被誉为“东方明珠”。2006年,苏绣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在漫长的发展中,苏州刺绣已然形成了属于自己的刺绣文化内蕴。首先,“精细雅洁”与八字技艺可谓是苏州刺绣的最大特色。明代文渊阁大学士、苏州人王鏊主编的《姑苏志》里面写道:“精细洁雅,称苏州绣。”苏绣作品色调调和,色彩文雅,明洁亮目。它阵法细密,一根丝线往往要劈成八分之一,十六分之一,三十二分之一以至六十四分之一,这道工序被称之为劈丝,有利于绣娘表现细节,例如处理动物的毛发。经验丰富的绣娘,劈出最细的丝时,丝线直径只有5到8微米,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的十分之一,已经轻巧到能够飘浮在空中。 另外,苏绣的线色达千种以上,每种颜色从浅到深又有十多种,一幅作品所用颜色往往多达一二百种。最为传统的染线方法是从植物中提取染料,再凭借绣娘的经验对温度、染料进行控制,从而染出千变万化的颜色。而另一种较为与时俱进的染线方式则是使用现代技术,通过完全量化的染料配比,以及精确的温度与实践的控制,能够制造出更加丰富自然的色彩。通过染线,苏绣的创作在色彩运用上将会更加地得心应手。 △姚建萍作品:《英国女王》 出于这种对精细的高要求,常常一小幅苏绣作品就要绣娘工作3个多月,中等作品要绣一年多,大幅的要绣两三年以上,而且还要多人合作才能完成。苏绣的八字技艺特色,正是在这样的“精细雅洁”中形成的。即“平(绣面平伏)、齐(针脚整齐)、细(绣线纤细)、密(排丝紧密)、和(色彩调和)、顺(丝缕畅顺,丝里圆转自如)、光(色泽光艳)、匀(皮头均匀,线条精细均匀,疏密一致。)” 其次,苏绣文化的内蕴还体现在另外一个方面:追求刺绣内容的文化内涵。在苏绣的发展过程中,不断积累表意内容并使之成为文化符号。比如,一直以来,使用刺绣都有着身份的区分。仅作为服装这一层,皇帝可以用黄色,可以绣龙凤图案,而别人则不可以。再如苏州人由于处于太湖流域的优美自然条件和唐宋以来高度发达的经济,使他们养成了精美、雅致、宁静、淡泊等思想习惯,这种特殊的文化追求,影响了刺绣,并和整个吴文华一起影响着整个中国传统文化。 “姑苏人聪慧好古,又善操上下进退之权。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而雅之;俗者,则随而之。” ——王士性 1956年,著名人类学家、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罗伯特·雷德菲尔德研究指出:比较成熟复杂的文明中会存在着两个层次的文化传统,一谓“大传统”,一谓“小传统”。“大传统”就是指社会上层、社会精英或者主流文化传统;“小传统”则指存在于底层社会乡民中民俗呈现的文化传统。前者主要依赖于国家、民族之典籍记忆,特别是文化经典所构造的记忆,多因想象而存在、延续。小传统主要以民俗、民间文化活动等活的文化形态流传和延续。从这种层面来说,苏绣既存在于社会精英、主流文化群体中,依赖于文化典籍的“记忆”活于精神之中,又广泛存在于民间,不依靠文字图像而是以实体的制作活动、民俗传承等延续在底层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可以说是“大传统”与“小传统”的结合。 几乎每一幅苏绣作品都让观者感到艺术的震撼,感受到技术层面的鬼斧神工、精神层面的欣赏与享受,一件件苏绣作品与小桥、流水、园林、昆曲,一起构建了古典诗意的江南。 秋爷 「之道」 「之器」 「是色」